滚动资讯:

多大的竿就钓多大的鱼
发布时间:2014-06-12   来源:华声在线常德频道  作者:夫子

最近钓友会里热闹非凡,一些能量极大,人脉极广的新人也志愿加入到钓友会。新入会的钓友在这里自然也拜了师傅,于是师伯、师叔也拜认了一大堆。当然安排师傅及师伯、师叔钓鱼常有,钓友会的活动因而比往年明显的增加了,于是断竿的人也多了。

临近周末,就常有鼎城跟桃源交汇处的山区水库的承包者主动给新入会的钓友打电话,邀请他带钓友会的同伴们去钓鱼。我们这帮钓友搭帮新钓友每次都过足了钓瘾!然而,星期一上班后,几乎都有断竿子的钓友找钓友会里的唐老师修补竿子。惊蛰以来,而今还只到芒种,修过竿子的钓友已不下十人,其中不乏钓友会的鼻祖,当然亦有新入会的新手。钓友拿修好的竿子时,唐老师总是微笑着说一句话:“有多大的竿就钓多大的鱼。”

近一段时间的钓程里,俺有幸跟张承宇先生一起钓,先生钓鱼虽不在行,可先生对钓鱼的认识见解非常独特。

谷雨时,在雨荷初露的荷塘我目睹了先生之钓态淡定,用先生的话说,我选择有闲暇的时候钓鱼,鱼咬钩与否不在意,为的是钓满眼的春色,钓阳光的味道,钓的是山青水秀,钓的是远离尘世的幽深几许的乡野宁静,钓的是沁人心脾的清甜空气。荷塘边青葱葱的车前草,塘堰边的猫儿刺树(又名枸骨子),藤蔓升牵的金银花,均匀的抹上了金灿灿的阳光,散发出的香味儿,时不时抖落了旧年的枯藤。它们是中药,在先生眼里,它们是先生可用之奇兵。在它们的护卫下,正午时分,先生坐在钓椅上闭目养神,小憩了一会儿。

先生是著名中医张丕同老先生之子,父亲去世后,先生就坐在父亲生前的办公室,一年365天坚持上班,这一坚持就是15年。15个寒暑交往,老了世人的容颜,先生也步入近花甲之年。每年365天的坚守,接诊,候诊,有时是化解那排队待诊的长龙,有时是在诊室里等黄花国际机场、桃花源机场刚下飞机的患者家属,有时甚至是电话声明显感觉到风驰电掣的汽车在高速路上行驶。这一档,连着那一档,先生写满处方的时候,慢慢将多组平行线似的皱纹也写满了额头。先生处方治疗恶性肿瘤时,就像将军指挥千军万马攻城破敌。有一味中药,俗称“将军”,先生在对某些恶性肿瘤患者处方时,其用量之大叫医家们不敢相信。这就是一场战争,一场同恶性肿瘤殊死搏斗的战争。十几年的拼搏,白发也似千军万马驰骋在先生头上。先生明显地感觉身体因长期透支,导致血压也高了,椎间盘压迫坐骨神经,腿也经常麻木,甚至痛得非常厉害。先生是一名著名中医,更是一名哲学家,看问题有超出常人的见解。今年,先生毅然决然地打破了十五年不休息的记录,决定法定节假日照常休息,因而就有机会随钓友会征战山区水库、沟港湖泊。我在猜想:先生有闲暇时钓鱼,肯定是为了积攒足够的精力、时间,矢志不渝的用中医药去攻坚克难。

先生买下新竿等全套设备,可先生的竿不易断!先生在水边思索的也许不是怎样诱鱼,也许是前两年俺专程去采访却不在家的张家界市永定区黄富声老人。老人患膀胱癌,在省城医院两年时间内曾三次手术。2005年来找先生中医药治疗,吃下60副中药,时隔9年之后复发。今年的4月初,老人来了,先生找出了九年前的那些泛黄的处方,仔细斟酌,给黄富声老人开了一个月的中药。也许是湖北当阳健康生活13年的肺癌患者——老兵陈友团,也许是《衡山作证他还活着》的胡怀生老人,年前肝癌患者胡怀生老人的家属还来拿过药……

在用中医药治疗恶性肿瘤这一领域里,先生就是一神奇的钓者,对不同病种的患者,用不同的方法,何曾不类似于钓鱼。先生不同型号的竿都有,不同种类的竿也有。海竿,矶竿,手竿等等样样都有,并且先生用之恰到好处,从来没有“断竿”之说。哪怕是省城医院已拒治的晚晚期癌症患者,像桃源籍的《洒洒脱脱的抗癌爷们》,先生用纯中医药治疗,其生命旅程最短的也延长了26个月,并且他们是安然的离开人世。在这个特殊的钓域里,先生好多的时候是在摸索中叹息,但先生没有气馁。中医药治疗恶性肿瘤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之,收效堪与先生相论者,普天之下有几人乎?我想起了陈子昂《登幽州台歌》诗: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先生之钓,不容易!

常德人物

常德消费导航

综合新闻

区县风采

常德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