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性” 和“钱” 使贪官连连落马
发布时间:2011-08-17   来源:华声在线常德分站  作者:山人
     近曰得上级告知,有二领导被双规,因正在审查,不宜报导。这两人不仅熟悉,而且,在我印象中是既清廉又能干的领导,一夜之间颠覆印象,始料末及,惊诧不己!但愿不是“性” 和“ 钱” 的东窗事发?
   《人民网》一篇题为《贵州落马副县长被曝染艾滋供出30余异性名单》的文章,令“女干部”这个词汇再次蒙羞。该文披露,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三穗县副县长杨昌明被“双规”接受检察机关调查后,种种丑闻开始侵蚀这个山区小城。据知情人士介绍,杨昌明遭刑拘后查出患有艾滋病,疾控部门要求其供述与其有染的女性,结果名单上竟有30多人,其中多为女干部和女教师。
    在一向讲究传统,并不崇尚“性自由”的中国官场,近几年却不断传出官员践行“性自由”的丑闻,而且性伴多为下属,且都呈“一对多”局面,比贪腐大案更令当地政府丧失颜面。
    不久前伏法的原杭州市副市长许迈永,在接受调查当初,为避重就轻,就曾主动供出自己有两位数的情妇,且均为在西湖区任职时的女下属,弄得那些有点姿色的年轻女干部十分尴尬;一些网友更是发挥其无限的想象力,将许迈永的情妇数杜撰至99人,一时令“女干部”这个词汇相当暧昧。
    和许迈永一样,还有原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司法局局长文强,他在接受调查伊始,就慌忙供出自己“玩明星”、“玩下属”等生活作风问题,以扰乱司法机关的视线,结果将那位“全国三八红旗手”、“全国劳动模范”、“十七大”代表陈光明给牵扯进去,这位时任重庆市公安局经侦总队长的女强人,原来却也是文强众多情妇中的一个。
    去年,广西来宾市烟草专卖局局长韩峰的“香艳日记”在互联网上免费上演,其6名女主角中,除了一名是上级机关的女干部,其他5名女主角,也都是他的部下。
   就在许迈永刚刚伏法不久,还传出中原某古都因市长“落马”而牵扯出的组织部长,竟收集了300多份女性阴毛的丑闻。该官员收藏的标本,据说清一色来自下属妻子、市委市政府公务员,绝大部分是良家妇女。
   而近期热门话题“党熙燕”案,也是官员“睡女干部”的一个典型案例。如果党熙燕所言“谁和你睡你就提拔谁”属实,那位官员睡的女下属也就肯定不止党熙燕一人。
   这些被领导睡过的女干部,应该是“性观念”相对开放的,她们通过和领导发生不正当的两性关系,不是直接带来非法物质利益,就是非法谋取职务上的升迁,至少可以带来工作上的便利。在她们看来,“陪领导睡”的投入产出比很高,是一件划得来的事情。
   可笔者纳闷,这些女干部本身拥有较高的社会地位,被多数人羡慕,她们的领导也无权随意让她们下岗,因此不应该如此堕落啊。可有的被睡女干部,却也无耻到了下贱的地步。如网上曝原徐州市委组织部部长陆正方,睡过的近百位女干部中,绝大部分竟是主动送上门的,她们自己在宾馆开好房间然后电话通知陆正方过来,而这位组织部长及其荒淫,玩弄这些女干部的手段十分变态,玩法很多,被称为“最牛组织部长”。
   很难理解,在一个奉行“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国度里,这些无耻的官员竟一个个睡起“女下属”来了。而因为该现象已经变得较为普遍,导致国人将“买官”称为“提钱进步”之后,“对称性”地提出了“日后提拔”这么个新概念。目前,凡有姿色的女干部得到稍微超出常规的提拔,社会总会怀疑有“权色交易”。
   不难看出,色官爱吃“窝边草”,不仅令“女干部”蒙羞,也令社会蒙羞。

常德人物

常德消费导航

综合新闻

区县风采

常德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