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德特色消费导航

特色茶楼特色酒店招牌菜农家乐美容健身特色楼盘装修名企特色建材特色家具维修开锁婚庆摄影特色培训婴幼教室担保贷款驾校租车
滚动资讯:

沈昌健:离梦想还有“一大步”

2013-12-06 10:15 来源: 中安在线 作者:杨阳

  在外过惯了开车赚大钱的轻松日子,其实回乡的沈昌健并不甘心成天对着几亩油菜受穷。但一件小事坚定了他跟着父亲干下去的决心:也许是因为种沈家新种子获得了油菜大丰收,父亲沈克泉在乡亲们口中从“老沈”变成了“沈老”。

  接下来叫“沈老”的更多了,甚至全国各地都有人来讨要沈家的种子。在取消农业税之前,油菜收成往往是农民缴纳农业税的重要现金来源。能让一亩地少用几个工、多收几十斤菜籽,沈家父子培育出的油菜新种成了各地农民抢着要的香饽饽。

  可麻烦也随之上门。有人说农民不可能搞出杂交油菜新组合,认定是在卖假冒伪劣种子,要罚款8000元,还说要坐牢。胡子都白了的沈克泉气得当众哭起来,“难道农民就不能搞科研?”

  哭过之后还得接着干。没有专业仪器,沈克泉父子只能靠更详细的田间观察,凭记录总结规律。2004年,沈克泉父子繁育的“贵野A”不育系材料油菜新组合获国家发明专利证书。2007年,沈克泉带着自己培育的巨型油菜“独闯”在武汉召开的第12届国际油菜大会,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2009年12月10日,70岁的沈克泉因病去世,留下的嘱咐全是油菜。沈昌健记得父亲临死都在说“油菜不要丢,一定会成功”;还希望油菜育种事业成功后,一直帮自己的科协老干部沈文祥,能为自己和油菜写本书。

  接下来的事无非还是坚持油菜育种。但慢慢地,沈昌健一家与油菜的故事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公众目光。镜头前、聚光灯下,沈昌健表情有些拘谨,一次次讲诉油菜的故事。

  “其实都是专业(油菜)上的事,说多了也没意思。成不成都在田里”,10月30日,送走来为自己鼓劲的县委书记,沈昌健换上套鞋继续下田。

       

(沈家的储藏室里,沈昌健展示研究用的各类油菜种子,身后妻子朱春贵在整理从田里摘回的蔬菜。油菜研究是没有收入的,吃饭全靠家里五亩口粮田和菜地。)

  沈家的储藏室里,沈昌健展示研究用的各类油菜种子,身后妻子朱春贵在整理从田里摘回的蔬菜。油菜研究是没有收入的,吃饭全靠家里五亩口粮田和菜地。

(沈昌健的母亲何秀英在家中整理棉桃。曾经是丈夫沈克泉科研助手的何秀英说,现在下田也帮不上忙了,自己就多做点家里的杂活,“搞好后勤。”)

  沈昌健的母亲何秀英在家中整理棉桃。曾经是丈夫沈克泉科研助手的何秀英说,现在下田也帮不上忙了,自己就多做点家里的杂活,“搞好后勤。”

 

  梦想在路上 还有“不远不近一大步”

  “沈家熬出头了!”现在只要出门,沈昌健总能听见乡亲在身后说。自己想找领导请求支持,似乎也更容易了。

  但油菜的事不是名气可以解决的,其实沈家油菜育种的步伐照旧,难度也照旧。沈昌健解释说,“科研就是科研”,育种的事不是自己有信心或大家关心就可以少试验一年少几组数据的。离梦想实现,沈昌健自承,还有“不远不近一大步”

  沈昌健培育出的杂交油菜“沈油杂”202、819等新种,即使普通种植,突破了亩产200公斤的大关。而且因为稀疏种植,每亩植株仅2200株,可以节约大量田间管理的劳动力。这样的油菜,适合要打工又想在田里多抓些收入的农家,应当有足够的竞争力。

  然而,从2000年起根据种子法,未通过国省两级审定的作物新种子,一律不得推广、生产和进入流通环节。换而言之,没有任何收益。对于农民育种家而言,这是一个可怕的煎熬。

  沈昌健的新样品想要通过审定至少需要长达三到五年。一年的筛选试验、两年的区域试验、其后还有生产试验。审定程序本身是免费的,可每个环节都需要大量的对比样本,高标准的田间管理和样本检测,这些都意味着持续高强度的资金与人力投入。

  现在沈昌健的“沈油杂”202、819已进入区域试验环节,五亩送检试验田里有300个单株样本,每个样本送检一次就是200元;300亩的示范片里还欠着两万多的工钱,马上要施肥又是两万的肥料钱……而沈昌健一家,已经35年没有主业收入而言,“吃饭靠田,科研就只能靠借”。30多年来,沈克泉、沈昌健父子俩自筹科研经费150多万元,这几年政府也常有资助,可沈家里欠下了不少债,“几乎所有亲戚都借遍了。”

[上一页1  2  3 [下一页]
责任编辑:

相关报道

     关于华声 - 广告服务 - 舆情服务 - 网站建设 - 商务合作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0736-7300101 7300102(电话)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经营许可证:湘ICP证010023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湘B2-20080017 ICP备案号:湘ICP备060152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