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华声在线-常德频道 > 网友热贴_作废 > 高房价扼杀一代人理想 "蛋形蜗居"透着青春的痛
高房价扼杀一代人理想 "蛋形蜗居"透着青春的痛
2010-12-03 10:59 来源: 作者:
 父母不给力,“蛋形蜗居”透着青春的痛

  作者:张军瑜

  以前有种“胶囊公寓”曾经引起大家的注意。

  12月1日的《新京报》,又报道出一个“蛋行蜗居”。说是刚毕业半年的一北漂小伙儿用竹子造出一座“蛋形”小屋作为蜗居,蜗居装有轮子可以挪动,就放在单位楼下。空间不大,人在“蛋”里都不能直立,从俯拍的角度看上去确实很像个鸵鸟蛋,但是也很像是一颗绿色的手雷。造价6427元,小伙儿把房租省了,也不用再仔细计算着怎么节省饭费,有心情了,还能去喝个咖啡、游个泳享受享受生活。

  青春很容易和朝气、理想这些词语画上等号。敢于当北漂的,很多都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一个行李包、一本毕业证,为了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很多在北京一漂就是许多年。在这样一个漂在北京的过程中,有一些人有能力、又有机遇,终于是苦尽甘来,梦想成真;但更多的人许多年过去,可能还在苦苦挣扎,虽然每个月都可以赚到好几千,但是相当一部分都被房租之类繁重的生活成本占了去。看着自己是赚了钱,但是很多又通过这样一种方式还给了北京。至于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要是没有家里的赞助,要是没有哪一天自己突然可以年薪几十万、上百万了,对于许多北漂一族来说,那已经是一种遥远的奢想。

  我们一直鼓励年轻人要有理想。但是现实情况是,如果父母不给力,现在的80后90后的年青人,在刚刚走上社会的时候,可能就要被逼就开始为蜗居奔命,为房贷忙碌,用自己的整个青春去背负一套房子。在疲于奔波中,刚有机会要去正式实现的理想也会淹没在“卫生间里的一块瓷砖”这样的压力之下。这种压力,会让一代人被逼淡化了父辈身上那种沉重的历史使命感,只剩下沉重的压力。

  所以看到小伙子戴海飞从自己的蛋形蜗居顶上露出个头来,看着在楼上俯拍的记者幸福地笑;在他露出的洁白牙齿里,我们还是感到一种来自青春的伤痛和时代的伤痛。

  高房价扼杀了整整一代人的理想,这才是高房价欠下的这个现在进行时中的社会最大的一笔债务。

  北漂族自建“蛋形蜗居”折射城市隐痛

  ----蛋形蜗居的出现是对幸福和尊严的一种打折

  作者:三峡在线

  昨天,三峡在线看到新京报一则报道:小伙6400元造蛋形蜗居,月光族告别房租负担。讲的是刚毕业半年,24岁的北京打工一族戴海飞利用公司的设计创意,他用竹子造出一座“蛋形”小屋,作为自己的蜗居。

  由于难以接受在北京租房的房价,戴海飞跟表哥借了6400多块钱,作为买材料的成本,在几名学弟学妹的帮忙下,忙碌了一两个月,造出了这座蛋形小屋。国庆节结束后,戴海飞花了三千多元,把小屋从老家运到了公司楼下。白天,他在公司里工作、学习,晚上12点,从楼上的公司下来,钻进小屋睡一觉,早上8点起床,上楼就是公司。只是进入冬季后,小屋越发冷了,晚上大概只有3、4℃。“我有蓄电池,每个月到公司充一次电,晚上冷了就用电热毯。不租房,我也是“月光族”,但我的生活质量明显提高了。”戴海飞说,他已经在小屋里住了快两个月,因为没有房租的负担,现在,他偶尔还能去咖啡厅享受“小资生活”。(以上报道来源于新京报)

 

  小屋的“蛋壳”上,被掏出一个椭圆形的小门,没有锁。

  说句实话,当三峡在线看到这则新闻的时候,其实并没有觉得特别惊呀。因为,如今,无论哪个城市,面对高额的房价,像这样的蛋形蜗居的出现,是一种必然。就如同今年三月份报道的深圳住人集装箱的事件一样,只是表现形式不同而已。同时,三峡在线觉得,北漂族自建“蛋形蜗居”更是折射了城市隐痛。

  如今,高额的房价已经成了人们关注最多的话题之一。几乎全国所有的大中城市都一样。对此,三峡在线也有自己的切身体会。三峡在线生活在宜昌,一个中等旅游城市。如今,市中心的房价已经超过了每平米7000元。对于这样一个中小城市的居民而言,这个数字也无异于天价了。对于一个工薪家庭而言,要想通过工资的积攒来购买一套房子,恐怕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当然,对于一个刚刚参加工作的年青人来说,就不用说买房了,能够租得起房就算是很不错了。对于那些租房都成困难的人来说,他们只能如此选择,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城市的隐痛。

  房价节节攀升,当中年人通过倒腾既有住房实现居住升级时,三峡在线看到更多的年轻人的选择则显得有几分无奈,啃老、郊区化、蚁居,甚至离开这座曾经为之付出青春和梦想的城市。事实上,面对高额的房价,还有需要结婚生子等一系列的现实问题,三峡在线估计很多人都做着艰难而无奈的选择,怀着梦想,怀着对未来的期望,默默承受,并为之奋斗。对于那些怀揣着梦想创业与打工的人来说,他们很多人都只能选择“蜗居”。于是,房子的低价无疑是最大的诱惑,这也是降低生活成本最直接的方法。于是,这样的蛋形蜗居就出现了。

  虽然报道中的主人公还比较满意自己的蛋形蜗居,但三峡在线觉得,这样的蛋形蜗居的出现,同样是对幸福和尊严的一种打折。原因如下:

  首先,三峡在线觉得,从目前我们的国情来看,蛋形蜗居有可能被认定为违章建筑,有可能会被城管依法拆除,居住者的权益很难得到保障。正如戴海飞透露的那样,自己的小屋曾经遭到物业驱赶。

  其次,报道中说:“蛋壳”上,被掏出一个椭圆形的小门,没有锁。那么,一个没有锁的蜗居如何得到保障?没有安全,从哪里得来安稳与幸福?又如何安心去工作?俗话说:安居乐业,安居才能乐业,那么蛋形蜗居的出现只能说明这是公众对高房价下“蜗居”现状做一种妥协和求全而已。

  很显然,蛋形蜗居绝对算不上温馨,更谈不上幸福。相反,这是对幸福和尊严的一种打折,这更是一个城市的隐痛。我以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