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华声在线-常德频道 > 网友热贴_作废 > 究竟握有什么"把柄" 请让"最牛公务员"把话说完
究竟握有什么"把柄" 请让"最牛公务员"把话说完
2011-02-14 09:36 来源: 作者:

  福建龙岩公务员江进祥9年未到岗上班,工资照发。其自称长期不上班,是因为反映问题被“无限期停职检查”,至今没有恢复工作。江进祥还表示,如被辞退会曝出更多内幕。(2月12日《中国青年报》)

  “最牛公务员”牛在什么地方?9年不上班,一直忙告状。就在公众料定这又是“误会一场”的时候,没成想地方回应说“爆料属实”。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相关部门给了两个离奇的说法:一是因为他家里比较穷,要“以人为本”;二是他不服市人大的处理,到北京等地上访,“比较容易走极端”——总之,这么做是为了“求和谐,不要激化矛盾”。

  这两个理由,没有上春晚,实在算是浪费了笑点。要驳倒这两个荒谬的说法,压根儿就无须什么法制常识或规则意识。穷人那么多,政府又不是陈光标,怎么可能想撒钱就撒钱?而至于“怕他走极端”的说辞,似乎更像是怕他说漏了嘴——不小心成了皇帝新装里的孩子。讨薪的民工、上访的公民,比之于江进祥的申诉要“极端”多了,相关部门为什么偏偏就不“怕”?这没有停发的工资,与其说是“人本”,不如说是某种“把柄”,欲盖弥彰地暗示着一些蛛丝马迹。

  有几个问题,迫切需要一个清白的答案:江进祥是从哪里调到发工资的单位的?为什么本人没有报到,却有马不停蹄的工资?为什么9年来,城建监察支队的上级单位建设局、人事局、市政府都没有人去过问?这背后究竟有没有隐藏着什么秘密和交易?……9年的薪水当然不是白发的,也许江进祥的姿态已经给出了答案——“辞退我,就会曝出更多的内幕。我相信他们不敢。”

  有人感叹,怪不得考公务员这么热,随便弄点儿“内幕”,就可以一劳永逸N年了。仔细想想,江进祥事件里起码有两重思考:一者,某些地方的公务员任用管理机制混乱,既然不干事也能拿钱,那么,这样的职位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推而广之,即便是天天去“点个卯”,绩效考核机制真能挤干人浮于事的水分?类似“萝卜招聘”之类的闹剧,看来未必是个案那么简单;二者,对于江进祥反映的核心事件——所谓“企图挽回人民的100多万元损失”,公众依然接触不到真相,“中心城市”到底有无质量问题?江进祥开罪了哪些“权贵势力”?也许只有这些问题的答案才能顺藤摸瓜地纾解9年免费薪资之谜。

  事情发展到此般田地,注定距离真相已经不算遥远。只是,如果没有网爆、没有舆论质疑,“最牛公务员”的最牛薪水会一直陪着他默默走下去?机制体制上的问题也许一时无解,但眼下关键是:敢不敢让“最牛公务员”把话说完?他的潜台词里还有哪些“秘密”?(作者:邓海建)

  最牛公务员事件需要彻底澄清

  福建省龙岩市城建监察支队最近曝出新闻:支队科员江进祥9年没有在单位上过一 天班,工资却照发。记者采访了当事人及其所在单位,证实网上所传内容基本属 实。但出乎意料的是,被网友冠以“中国最牛公务员”称号的江进祥辩称,自己 长期不上班,是因为在原单位龙岩市人大常委会工作期间,因反映问题开罪了地 方权势集团而被“无限期停职检查”,至今没有恢复工作。

  “江进祥是从哪里调来的?为什么没有报到,却有工资?为什么9年来,城建监察 支队的上级单位建设局、人事局、市政府都没有人去过问?里面隐藏什么秘密和 腐败?”最先曝光此事的网贴提出了四个疑问。随着事态的发展,秘密正在一步 步向公众展开。

  就目前各媒体所披露者而论,基本事实并无歧义。2002年4月,原为龙岩市人大常 委会城建环保委秘书科科长的江进祥,在担任市人大第二届一次会议秘书处信访 组工作人员期间,向参加大会的人大代表散发一份题为《谁来查处这一豆腐渣工 程》的文字材料,反映市政工程地下涵管存在的严重质量问题。当年5月,市人大 常委会党组对江进祥做出停职检查决定。2003年5月,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室给予江 进祥行政撤销科级职级的处分。江进祥不服提出申诉,2003年7月,市人大常委会 党组对江进祥的申诉进行了复核,决定维持行政撤销科级职级处分的决定。随后 ,江进祥被调到市城建监察支队工作。

  出现歧异的只是双方对一些具体行为性质的认定。向参加人大会的代表们散发材 料,在江进祥本人看来完全是揭露腐败、挽救国家财产损失的正义之举,而龙岩 市官方则认定,作为大会工作人员,向人大代表“散发个人材料”,“其行为构 成违纪”;定性既已各异,以下事态演变,双方自然各持一端:龙岩市人大常委 会机关对江进祥相继给予停职检查、撤销科级职级乃至调离等处罚,于主体而言 无疑是为了严肃纪律,而在客体眼里,则纯粹是“打击报复”,因此更要竭力抗 争,一方面坚持申诉上访,另一方面拒不报到上班……

  无论如何,一个公务员九年不上班照旧发工资,在以科层次管理著称的公务员系 统中,其荒诞性是显而易见的。这似乎证明,即使是仰仗多如牛毛的条文建立的 公务员管理体系,一不小心就可能捅出天大的漏洞。而本次事件的特异之点在于 ,对于这个漏洞,其实各方都心知肚明。对此龙岩市建设局局长的一番话甚为明 快,“支队考虑到江进祥对人大常委会处理意见不服,还在不断申诉”,“从以 人为本、缓和矛盾角度出发,还是发放基本工资。”事件的本质于此呼之欲出: 江进祥九年不上班照领工资,并不如最初网民们想像的那样因为背后靠特权撑腰 ,而只是龙岩官方和江进祥本人一个妥协的结果。那么公众一些顺理成章的疑惑 就诞生了:龙岩官方为什么要对江进祥妥协?前者以九年不上班仍然照发工资为 条件,又准备在江进祥那里换来什么?双方的矛盾一望即知,但九年不上班照发 工资这种局面,究竟是为了“缓和矛盾”,还是为了掩盖矛盾?如果是掩盖矛盾 ,其目的又是什么?

  在事件被媒体披露以后,龙岩官方表示,主管部门负有监管不力的责任,同时正 在联系江进祥,要求其到支队上班,“如果其继续不上班,将按照有关法规政策 严肃处理。”。这样的善后当然是必要的,但离彻底澄清还有很大差距,因为它 没有回到事件的源头。整个事件的源头就是江进祥当年所反映的问题,要彻底澄 清必须回到这个源头。任何公民都可以向人大代表反映问题,仅仅因为江进祥人 大机关工作人员的身份就认定其向人大代表反映问题“构成违纪”于法无据,如 果因此导致忽略了对所反映问题的核查和处理,那更是错上加错。江进祥在等待 一个结果,公众也在等待一个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