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你走了,“翠翠”永远留下
发布时间:2013-01-09   来源:华声在线常德频道  作者:夫子

已过的时光里,闲时总喜欢打开《边城》,缱卷而读。读过很多次,总觉得沈从文先生的笔端有一种魔力,让好多画面定格在自己记忆深处。

一对眸子清澈如水晶,为人天真活泼,处处俨然如一只小兽物,如山头黄鹿一样,从不想到残忍事情、从不发愁、从不动气。平时在渡船上遇陌生人对她所注意时,便把光光的眼睛瞅着那陌生人,作成随时皆举步遁入深山的神气,但明白了人无心机后,就又从容的在水边玩耍了,那激起的一波波涟漪,在微风的轻抚下,一直跳向远处……
于是,翠翠、渡船、大黄狗在自己脑海烙上的印迹一次比一次粗实了。

自己到过凤凰,私下里想看沈从文先生笔下的翠翠,潜意思里寻找了一处又一处。

历史已经辩驳,也许他们都远离了繁华的尘世,隐逸在自适其适的境界中,众里寻她千百度……这样自然在脑际深处有了一个不经意的挂念,偶尔听说有朋友去凤凰游玩,常会情不自禁地说:替我去看看翠翠。不作任何解释,任他们去想。

三月份,单位从怀化医专招聘了一个女孩。报到前几天,我无意先看了其简历,知道了女孩的名字,而且是来自湘西凤凰,看了女孩的照片,端庄、秀丽、文静,一对眸子清澈如水晶,似乎会说话似的,但整个印象又不缺湘西辣妹子的灵气神儿。当时,我心理一惊,但理智告诉自己,暂不能跟翠翠划等号,过几天见人之后再定论吧!
过了几天,见到了女孩,我直呼其名,女孩很镇静。我向女孩简单做了自我介绍,并说明自己先看过她的招聘简历,这样,我们算认识了。然而在跟女孩见面的一刹那,我在心理已经把女孩和“翠翠”划上了等号,同时,自己如释重负,翠翠终于在自己面前出现了。早先读沈从文先生的《边城》后,“翠翠”曾是自己脑际深处的印迹,现在总算是抹平了。

生活中,有人讨人喜欢,尤其是漂亮、聪明、懂事的女孩。即便她不经意间说错了话、做错了事,也很能得到大家的原谅,这是人之常情。

女孩走过山山水水,来到我们工作生活的环境里,朝夕相处大半年,女孩的工作态度、工作能力、待人接物大家有目共睹,女孩漂亮、阳光、充满青春气息。大家欣赏女孩,我更私下把女孩当成沈从文先生《边城》里的翠翠。
听说女孩最近向单位递交辞呈,女孩的爷爷替孙女儿在吉首市一家医院找到了工作。这很自然,不用走过山山水水,女孩能在爷爷身边工作那确实很好!“翠翠”自小就跟“爷爷”相依的。

女孩要走了,柳咏的“执手相看泪眼,留念处,兰舟催发”;白居易的“主人在马客在船”;《琵琶行》中琵琶女;《桃花扇》中的李香君,一幕幕全浮幻在眼前,自己又能是谁呢?耳边出现了《离歌》的旋律:想留不能留,才最寂寞……

我不能用力相拥着你沉默,只能用心跳送你,辛酸离歌。女孩,回到你应该去的地方是不会错的。
女孩走了,“翠翠”却永远留下了。细数那些渐行渐远的日子,在三月妩媚的春光里你来了,因为有你,夏日的燥热也清凉了些许;因为有你,秋天格外清爽,硕果累累而多了收获;在这个冬日凛冽的寒风里,你走了,只剩下傲雪绽放的寒梅来温暖我的心……。

 

责任编辑:万甜          

常德人物

常德消费导航

综合新闻

区县风采

常德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