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宋祖英谈音乐 我相信80后也会喜欢我的歌声
发布时间:2010-10-20   来源:  作者:
 
 


  中间疑似为宋祖英小孩。宋祖英的先生罗浩,宋祖英的弟弟,宋祖英,宋祖英的妹妹


  从春晚奢华至极的演出服,到前几天去政协报到时大墨镜加皮草皮裤的潮人打扮,再到正式参加政协会议时的一身军装,宋祖英的几种身份就和她的衣服一样分明。在网友们盘点的中国非凡女人中,没有落下宋祖英的名字,就像这16年的央视春晚从来没有落下过她的身影和歌声。实在私底下的宋祖英,尽管低调,但绝对不如其他一些大腕那么难说话。题目在于,你能不能在那么多人中一眼认出她。在某一场政协文艺组分组讨论之前,本报记者发现了提前到达会场的宋祖英,她被媒体形容为“素颜”的脸,近看实在略施粉黛,但仍然给人一种洗尽铅华之感。皮肤很好,几乎看不到皱纹。聊起春晚等敏感话题,她不像崔永元那么猛烈,也不像朱军那么回避,不急不慢地说出自己的想法。要说这些东西不够刺激,那是,不过站在她的位置想想,这已经是极限了吧!

  宋祖英·成长

  到城里之后,觉得吃饭的碗太小

  1966年8月13日,宋祖英出生在湘西古丈县岩头寨乡李家村一个世代为农的普通山民家庭。上溯三代,宋家没有一个在音乐艺术方面有特殊表现的人才。后来她被县歌剧团看中去当学员。她说,自己是在一种很自然的生活环境中长大的。“十岁之前都在外婆家里,外婆家住在半山腰,要上山顶的话得走最最少一两个小时。到镇里得走可能一天。好长好长一段路,下山下到河里,完了再爬上去,再爬上对面的那座山,永远是这样走。”到城里之后,她一开始到别人家吃饭,觉得那个碗太小了,装的饭太少了,“得拿那个大海碗吃才过瘾呢!”她最早听的是朱逢博和李谷一的歌,觉得非常好听,就模仿她们。她说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到全国各地去唱歌,“觉得在我们那个古丈县就已经很好了”。

  后来,初中没有毕业的宋祖英,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中心民族学院音舞系。在得了很多音乐奖之后,一次由中国音协主办的全国歌手邀请赛是她命运的转折。她后来的先生罗浩是这个比赛的工作职员,将她先容给金铁霖学习。“他可能觉得我这个人还是有培养前途的吧,由于他也曾经问过我想不想继续再深造,想不想跟金老师学习。我说,我想都不敢想,我以前唱少数民族声乐比赛的时候,金老师去当过评委,他对我就有印象了。我只是想跟金老师多学点声乐技巧,没有想过要成名。”

  正式成为金铁霖学生的第二年1990年,她登上春晚舞台。凭借着一曲优美动听的《小背篓》,24岁的宋祖英第一次在全国观众眼前亮相就非常成功。当年,她还与俞小凡等人在《婉君》中合作,饰演苗家女子阿奴。之后,宋祖英的事业顺风顺水,连续上了16年春晚,获得格莱美提名。她的声音被国外媒体评价为“小提琴”般美妙。在放歌奥运会闭幕式之后,今年又将放歌世博会。

  宋祖英·情感

  让儿子听《2002年的第一场雪》

  宋祖英几乎从来没有在媒体眼前具体讲述她和先生罗浩的爱情故事。但是,她一直都夸大,“他对我非常支持”。在做客《艺术人生》的时候,主持人朱军曾问她:假如让你给亲情、友情、爱情、金钱、事业来排序的话,你想怎么排宋祖英回答:“亲情是第一的,至于爱情,我觉得每个人都曾经拥有。夫妻间这种东西,我觉得到最后应该说是一种亲情了,就是都跟家里人、跟亲人似的,我觉得可能很多人都会这样感觉。”宋祖英说,她事业能够发展得这么顺利,还由于她的家庭非常和睦。她的先生长期参与电视剧的策划与制作,像《雍正王朝》、《走向共和》等。面对一些外界的绯闻或传言,她也会很软弱,经常会痛哭流涕。

  宋祖英与母亲的感情非常深厚。“我上初中时,由于父亲身体不是很好,所有经济来源都是靠母亲砍一些柴呀或者收一些农作物去卖。当时,生活太紧张了,父亲生病需要钱,一到每学期开学的时候就没有钱了。很多人都跟母亲说,让我回来帮她做事情,但是母亲说这孩子太小,回来帮忙太可怜,还是要让她继续上学,只有上学才能有出息。但是确实就是由于她的坚持,才让我在县文工团招生的时候有机会参加考试并最后留在县剧团。”

  39岁的时候,宋祖英生了一个儿子。儿子小的时候,有时看电视里有她出场的画面,家里人会告诉他这是妈妈,“结果所有电视里唱歌的,只要长得差未几,他看见了都叫妈妈。”宋祖英曾经透露,以前为培养儿子的音乐素养,她让他听钢琴曲,听舒伯特,听莫扎特,听流行歌曲,还让儿子听刀郎的《2002年的第一场雪》,“全方面培养”。由于有了儿子,她有了做得更好的动力。

  宋祖英·生活

  买衣服都不好意思讲价

  不管是去年两会还是今年两会,宋祖英的着装打扮都被网友热议。去年有人说她戴着LV丝巾去开会,太招摇。也有人说,她买得起名牌很正常,没必要大惊小怪。今年,又有网友评论说宋祖英穿得很时尚而且很聪明,由于全身上下都找不到品牌的LOGO,只能凭款式猜测她到底穿了些什么牌子。

  不过在之前的采访中,宋祖英曾透露:“喜欢逛街,是否名牌无所谓,也许有那么一两件。我的鞋子都不是名牌,很多衣服也很便宜。”她说,生活中的宋祖英衣着比较随意,想穿什么就穿什么,自己忙时稀里糊涂地就出去了,可能穿的衣服颜色哪儿不挨哪儿。有时候心情好的话,会挑衣服怎么搭配颜色,好好地把自己打扮一番才出去。在家里不化妆,但出门还是会化点淡妆。“在家里是原原本本的宋祖英,就跟平常百姓过日子一样。好看的都在台上给别人看了。”至于范冰冰、王菲等明星喜欢逛的服装批发市场,宋祖英坦承“不去”。“去了也不是很合适,可能不一定有自己合适的。再一个也不太方便,讲价就不好意思讲,太便宜了,人家说你都唱歌了,你还没有钱”

  ○谈两会

  真正的文化产业的增长,非常不够

  记者:这次参加两会,有没有特别的感慨

  宋祖英:上午听了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我觉得很好,挺振奋人心的。他说的每一条都是大家非常关注的题目,都说得特别到位。对于文化产业的题目,大家关注了这么多年,但假如说真正的文化产业的增长,我觉得非常非常不够。所以总理的报告指出大力加强文化建设,我觉得也是说出了大家的心声。特别是作为一名文艺工作者,在这方面我有更深的体会。我希望联合音乐界的专家一起讨论版权、制作权等题目,希望国家在这方面能够立法。

  ○谈春晚现状

  广告的植入不值得去太介意它

  记者:你的节目可能还是相对完整的,但是不少语言类节目中都被植入了广告,这让观众很不满。

  宋祖英:广告的植入,应该有法律的不断完善去解决这个题目。还有我觉得人民生活水平进步了,广告倒不值得去太介意它,我觉得很正常。

  记者:春晚演员的劳务费都很少,最高的不过3千。但春晚的广告收入却非常高,一年比一年增加20%,这么大的落差可能大家不能接受。

  宋祖英:演员是相对个体的一个参与,由于作为演员来说,他计较的可能没有那么多。我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就是说,从社会主义市场价值来说的话,个人价值的体现可能相对不够到位。但我觉得,春晚是一个展示才艺的非常好的平台,通过这个平台能让亿万观众了解这个演员,对演员来说是非常珍贵的一次机会。像我们这么多年参加春节晚会,不会太多地计较它的劳务费是多少,只是更多地在乎是否参加是否进入这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展示自己,把自己最好的作品在这个时刻展现给观众。

  记者:固然演员不计较劳务费,可是很多观众却以为央视1.5亿的广告收入是暴利。

  宋祖英:我作为一位演员,对此还没想过。

  记者:那地方台春晚给你的劳务费会不会比央视春晚的多呢

  宋祖英:我很少参加地方台的春晚,由于我每年到春晚前都是最忙的。这次参加了北京台的春晚。劳务费……是差未几的,都一样。

  ○谈春晚改革

  全国人民都需要春晚

  记者:很多观众对今年的春晚表示失望,甚至有人提出我们不需要春晚,你怎么看这个题目

  宋祖英:春晚是全国人民都需要的一种文艺形式,就像北方人过年吃饺子,南方人过年吃年糕一样,在除夕团圆的这一刻,春晚不能没有。不过呢,随着时代的进步和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进步,怎么样在形式上更多样化一些,可以有待于大家来探讨。

  记者:之前于魁智老师说,春晚直播劳民伤财,你以为有必要改革春晚的形式吗

  宋祖英:我觉得都行,不管直播录播都是春晚。假如录播的话,在风格形式,在艺术的表现上,摄影和艺术完整性会更好一些,艺术性更强一些。由于你可以怎么漂亮怎么来,可以拍一次,两次,可以调光,可以做节目的调整。比如舞美和灯光上,哪个地方分歧适重新再来,妆不好再补一些,可以精雕细琢。而直播的话,由于艺术本身就是一个遗憾的事情,留下遗憾的话,可以让大家有更多的思考,让大家展开自己的思维,展示丰富的想象力。直播录播的形式实在是无所谓的,只是要求不一样。

  记者:今年你也参加了北京台的春晚,而且现在地方台出现了十几台春晚,呈现出一种上升的状态。你参加地方春晚和参加央视春晚相比,有什么不同的感受

  宋祖英:中心台的春晚把关相对较严一些,指导意义相对较强。地方的文艺节目更宽松一些,自由一些,文体可以自由发挥,演员的时间是非,都无所谓。不是说一个歌曲固定在3或4分钟,假如觉得你的节目好,时间就能延长一点。现在地方台的节目质量也挺高,而且大家都上了心,非常关注明星的加入和节目的质量的进步,我觉得都不错。

  ○谈再次冲击格莱美

  《爱的史诗》已经申报了格莱美奖

  记者:听说你的新专辑《爱的史诗》会再度冲击格莱美

  宋祖英:2010年我会有两张专辑面世,其中一张是《梅花引》,然后还会出一张《爱的史诗》,这张专辑是根据唐诗宋词改编的,配以现代的编曲,这张专辑已经申报了格莱美奖,就是为了冲刺格莱美奖而录制的。目前这两张专辑都已经录制完毕,应该是我2010年最重要的作品。

  记者:你以为你之前能获格莱美提名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宋祖英:我一直坚持用最自然的、最本色的民族元素来演绎我的音乐风格。在国外的音乐会,我只是用中国的民族音乐变成世界的语言与世界交流。另外,在我大部分的曲风上,作曲家在传统元素的基础上,在编曲上加入了新的时尚配器手法,让更多的人包括全世界的人民能感受到一种与时代同步的时尚气味,我想这也是原因之一。

  记者:还记得您当时听说自己的专辑入围格莱美时的心情吗

  宋祖英:听到这个消息,是一个朋友打电话告诉我的。他说你获格莱美提名了,当时的心情很激动,把我兴奋坏了。这是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我觉得这个奖对每个搞音乐的人都非常重要,很多人都希望自己一生中能进入格莱美,能提名格莱美,能在格莱美获奖,我觉得这可能是很多音乐人的梦想。

  记者:你说新专辑《梅花引》,80后也会喜欢,有一些什么新的元素

  宋祖英:这张专辑精选了11首我的全新作品,是我出道以来首次以回首过去的岁月为主题,用歌声感恩社会。这次是民族与流行相结合,更时尚了,可以说是我的一次蜕变。大家听这张专辑时,不仅能听到传统的东方的民族音乐,也能感受到世界的流行音乐。以往我的歌迷可能都是30岁以上的,这一次相信80后也会喜欢。

常德人物

常德消费导航

综合新闻

区县风采

常德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