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蜈蚣漂
发布时间:2014-04-11   来源:华声在线常德频道  作者:欧湘林

去湖区拍摄风光片。雨过天晴,放眼一望:浩淼的湖水在阳光下波光粼粼,湖面上风帆点点、湖洲上沙鸥翔集,浅水里锦鳞游泳。好一派范仲淹笔下的“洞庭一湖”。

湖岸边,一群娃在打水漂儿。只见光头娃斜着身子、偏着脑袋将一块瓦片儿用力地扔到水面上,瓦片儿就箭一般朝前漂去,1、2、3……18、19……

啊!蜈蚣漂?我小的时候村里就有个打蜈蚣漂的高手。

蜈蚣漂是一种技巧很高的水漂儿:瓦片在水面上笔直地飞,每个漂儿之间的距离均处在减速状态,漂儿两边溅起的水花在水面上连成一串,活像蜈蚣两边的足,所以叫蜈蚣漂。常见的漂儿是蛤蟆漂:瓦片在水面上跳几下一两米远就下沉了,而蜈蚣漂却能漂10多米。

正当我要为那孩子叫好时,老姜朝娃们一笑:“想看打水漂儿的电视吗?”

“想——!”

当老姜打开视屏时,光头娃说:“唷!我上电视啦?”鼻涕娃说:“哪有光屁股上电视的?羞!”大伙儿笑了。

“你叫啥名字?”我问光头娃。

“水鱼!”

哈,大伙儿正笑着,远处有人喊水鱼。待那人走近时我惊呆了:“麦秋!”对方一惊也认出了我:“春哥!”我终于见到了阔别10多年的麦秋兄弟,我俩激动地抱在了一起。

去他家时,女主人高声大嗓地迎出门来:“哈,来稀客啦!”

13年前的一天,吃了公家饭的我正要进城,30岁的光棍麦秋对我说他结婚了。

我惊问那姑娘是谁,家住哪里,怎么没听你说过?他说他俩刚认识不久,女人叫王桂花,是个无儿无女的寡妇,家住王村,男人死后她没再嫁,因为有个瞎眼婆婆丢不下,除非有愿上门的。这样,经人一撮合他就上门了。

寡妇?瞎眼婆婆?我鼻子一酸,可一想到那女人心地善良也就无语了。

“兄弟,你们怎么又住到了罗家村?”麦秋说才搬来的,前年大水溃了院子,水干后桂花又不想回去了。

“这里好吗?”

“好,”麦秋高兴地说,“才来两年,我买了船、置了网,还养了十几只鹭鸶,家里的东西也添了不少。照这样下去,日子会越过越好。”

“咦?”我问,“你怎么给孩子取名水鱼?”麦秋憨厚地笑了笑:“嘿,湖区么,靠水吃水,借鱼望‘余’,图个吉利。再说乡下娃,小名不都叫狗娃、竹根、泥鳅一类么?因桂花生他的头一晚梦见只大水鱼,所以她给娃取了这个名字。”大伙儿又笑了。

午餐,桂花办了桌“鱼宴”,红烧鲤鱼、清吨鲢鱼、油炸“打船丁”,还有小炒蚌丝、黄焖螺蛳肉等,喜得朋友们直喊“盖了”。正闹着,麦秋抱出了一坛谷酒。这一餐,我和朋友们领略了湖区“鱼宴”的丰盛和鲜美。

下午,我执意要走。麦秋送我上大堤时,我忽然问他还打不打水漂儿,他只是傻乎乎地笑了笑。

“哎!”我又问,“小时候打漂儿,你说蜈蚣漂绝技不传人,而今既然传给了水鱼,为啥不多传几个人?”

“这?”麦秋搔着脑袋瓜说,“水鱼可是我儿子呀……传、传多了,还叫啥、啥绝技?”朋友们笑了。是啊,麦秋的蜈蚣漂之所以不传外人,这大概就是身怀绝技的人拥有那么多崇拜者的缘故吧!世界上不都是那些“独门绝技”给人带来神秘、新奇和欢乐么?

“春伢子——!”等我们的车开远了时,麦秋忽然高叫着我的小名,“有空了来玩!我教你打蜈蚣漂——!”

啊!我眼里一热,麦秋的一声呼唤,似乎把我带回到了童年时我和他打水漂儿的小河边……

常德人物

常德消费导航

综合新闻

区县风采

常德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