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Wifi真的会损害你的健康吗?
发布时间:2015-01-26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杨孝文

  玛丽·科茨不能进去的地方很多。这位63岁的老人不能去剧院、餐馆、电影院、机场或公园。如果和医院有预约,她就要在医院外等到最后再进去。就算去超市购物,也要快进快出,不能停留太久。

  即使在自己家外的路上散步,她也会感觉到自己的嘴像针扎一样疼痛。无论何时外出,她都要穿着一件用一种特别薄的银和聚酰胺材料制作的上衣。路人 可能会觉得这位曾有雄心大志的剑桥大学毕业生怪怪的。但她强调,这件叫“安诺尼盾”的织物是保护她免遭wifi 和手机信号产生的辐射造成伤害的唯一方法。

  63岁老人怀疑wifi使她患病

  和越来越多的人一样,科茨认定她患上了电磁辐射超敏反应不耐受综合症,又叫电磁波过敏症。换句话说,她认为大多数人在日常生活中依赖的电子设备使她患病。多达5%的人认为他们多多少少受到电子过敏的影响。这是一种由电子设备释放出的无线电波和微波造成的过敏症。

  这类电子设备包括从手机、电视屏幕到电灯泡等很多物体。这些电波是非电离辐射的一种形式。它们的频率被设计得很低,是为了避免给人造成不利影 响。但电磁辐射超敏反应不耐受综合症患者认为,这种低水平辐射照样造成伤害,同时报告了从头痛、昏睡、恶心、呼吸困难到瘫痪等各种症状。他们还担心长期暴 露在这种辐射中可能造成癌症、自身免疫性疾病和神经系统疾病。

  科茨说:“2012年患上电磁辐射超敏反应不耐受综合症前,我根本不相信有这种病,甚至觉得我们使用多年同时没有造成任何问题的科技会使人生病 的想法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但我经历的疼痛是很真实的。最严重的时候,我就觉得好像有把泰瑟枪在我嘴里扫射。于是我不得不改变整个生活,寻找方法,避开暴露 在有wifi和手机信号的环境中。wifi如今无处不在,所以你很难避开。你甚至更难避开使用手机的人。我几乎不去公共场所,只去朋友的家里做客,但前提 是他们先要关掉所有电子设备。”

  研究表明无线辐射损害人体健康

  电磁场可以影响我们的健康,这个有争议的观点早在60年代便由美国医生罗伯特·贝克尔提了出来。他认为,不应该架设太多的输电塔,因为输电塔会导致居住在它们附近的人患病。

  近年来,由于电信业蓬勃发展,人们也越来越担心移动信号和wifi 电波造成的日益严重的电磁辐射可能很危险,但在这个移动互联时代,你想避开无线技术几乎是不可能的。无线热点的数量仍在持续增加。与此同时,人均拥有手机 的数量也在迅速增加。尽管没有确凿证据证明移动技术和疾病有关,但一些研究发现,还是令人担心。

  科学家2011年开展的一项脑扫描研究显示,男学生暴露在无线辐射中时,和集中注意力有关的大脑区域的活动减弱。《美国生殖医学协会》杂志2010年报道的另一项研究显示,年轻女人想反复阅读一连串数字时,无线信号明显抑制她们的大脑活动。

  英国认为电磁波过敏症不是病

  诸如此类的不断增加的担忧,促使欧洲议会呼吁学校限制使用wifi以及限制孩子使用手机。但在英国,电磁辐射超敏反应不耐受综合症并没有被列为医学上的一个问题。英国卫生防护局解释说,虽然人们反映他们切实遭受着痛苦折磨,但并无科学依据证实电子损害人身健康。

  但在瑞典,情况有所不同。瑞典是世界上惟一一个将电磁波过敏症认定为身体功能缺陷的国家。根据政府的官方统计,瑞典的电磁波过敏症患者约占其全 国人口的3%,大约是25万人,能够获得和盲人、聋人一样的特权和社会福利待遇。在有必要的情况下,当地政府还会出资为被诊断为电磁波过敏症的患者的住宅 做电子“消毒”,帮助他们安装金属电磁屏蔽设施。

  一些医生说出了他们的担忧。英国萨默塞特郡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医生安德鲁·特里西德,了解许多这一类的患者以及他们所抱怨的电磁辐射超敏反应 不耐受综合症的症状。他说:“电磁波过敏症是一种真实存在的疾病。虽然我不知道它是怎么发生的,但考虑到我们体内细胞对声音或光等其他能量波类型有多么敏 感,我们对无线电波等其他频率类型过敏也就不足为奇了。我希望,用不了多久,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和英国公共卫生部门会重新考虑当前的立场,然后开始认真 对待这个问题。”

  医生对63岁科茨的症状束手无策

  2012年10月,科茨嘴内首次出现剧烈疼痛。当时,她认为是自己的身体对阻燃泡沫材料化学物质作出的不良反应,因为施工人员用这种材料把她家厨房墙壁上的一个洞堵上了。3个月后,尽管将阻燃泡沫材料替换了,她使用笔记本电脑和手机甚至看电视时依然表现出相同症状。

  独自生活在伦敦的科茨说:“我最初怀疑是我对化学物质作出反应造成的,所以开始在自己身上进行实验。有一天,我带着侄女出去吃午餐。她拿着 iPad。当我举起它靠近我的脸时,我马上感觉到嘴里有一阵剧烈的刺痛。突然间,我不能看电视,不能用电脑,不能用手机了。这是一件十分可怕的事。”

  在一位朋友的帮助下,科茨认识了一个电磁波过敏症患者。后来,这名患者又把科茨介绍给有1000名成员的英国电磁波过敏症协会。科茨说:“我还 见了我的家庭医生。尽管他很认真地检查了我的身体,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却不知道怎么治好我。后来,我接受认知行为治疗,但毫无效果。这种疗法通常用于 治疗患有抑郁症等心理问题的人。”

  幸运的是,她从其他患者那里得到一些建议。她说:“我把小型荧光管里的电灯泡换成旧的白炽灯泡或卤素灯泡。这些过时的灯泡释放出更低水平的辐 射。我用有线宽带替换了wifi。与此同时,我从网上买了几件安诺尼盾上衣。这些用特殊材料制作的衣服可以保护我免遭能量波伤害。安诺尼盾上衣是德国产 品。我还被劝告,我嘴里有一些金属填充物,最好去掉,因为它们具有导电性。在过去6个月里,我换掉了很多电子设备,用非金属物品取而代之。我还坚持一个非 常合理的饮食计划。”

  有专家认为wifi和疾病无关

  科茨认为她的症状减轻了,但生活依然十分困难。她说:“我不得不放弃许多我喜欢做的事,例如我以前在伦敦从事的导游工作等。”

  但有些专家持怀疑态度。英国皇家伯克希尔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信托基金会医用物理学部门负责人马尔科姆·斯佩林教授说:“没有证据表明wifi 和手机信号跟疾病有关联。它们的辐射水平都很低,而且在大多数情况下,它们几乎检测不到。wifi的辐射强度只有家用微波炉的10万分之一。如果电磁波过 敏是真实存在的话,我们早就发现它了,因为无线电100年前就开始使用了。我的感觉是这些症状是人们过于担心这项技术所致,而不是由这项技术本身造成 的。”

  66岁患者称痛苦真实存在

  但电磁辐射超敏反应不耐受综合症患者说,他们的痛苦是非常真实的。66岁的电磁辐射超敏反应不耐受综合症患者同时又是音乐家的里基·加德纳,在 70年代为伊基·波普和大卫·鲍伊弹奏吉他。如今,他和妻子弗吉尼亚在西威尔士卡马森郡农村过着平静的生活。加德纳的症状开始于80年代末。他认为这些症 状是由他用于制作音乐的5台电脑造成的。

  加德纳说:“开始时,我体内有一股奇怪的暖流。但到了90年代中期,我就感觉很不舒服,出现心律不齐和呼吸问题。多年来,因为疾病缠身,我无法 工作。我尝试了所有办法。我睡在一个用织物制成的帐篷内,它可以把辐射挡在外面。另外,我还用石墨涂料粉刷了我的房子。我依然用一台电脑制作音乐,但没有 用wifi。”

  尽管加德纳感觉他总算控制住了病情,却对电磁辐射超敏反应不耐受综合症没有得到电信业的认真对待感到生气。他说:“电信业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赚钱的行业。业内人士会轻易地把我们当疯子看待,而不是弄清楚用电磁波轰击我们对不对。”

  53岁老师因wifi辞去工作

  53岁的苏伊·布朗来自英国格洛斯特市,是一位有两个孩子的已婚母亲,她非常赞同加德纳的观点。3年前,她任职的一所声誉很好的私立学校用上了wifi,布朗只得提前退休,辞去教师工作。

  她说:“我一直都很健康,但自从学校安上wifi后,我夜里就开始无缘无故地难以入睡。我的头出现剧痛,有时还觉得恶心。医生给我强效止痛药,但无济于事。但学校放假期间,这些症状几乎全都消失了。我爱我的工作,但只有辞职。”

  布朗下班后,她的症状就会减轻。但在家里安上一个新的宽带集线器后,她的症状又复发了。布朗说:“我现在几乎不能去任何地方,因为wifi太普遍了。这些症状令人恐惧。”

  文/杨孝文


常德人物

常德消费导航

综合新闻

区县风采

常德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