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发现鼎城之美】花岩溪之仙池
发布时间:2015-04-15   来源:华声在线常德频道  作者:胡泽喜

    二十多年前,我师范毕业,被分配到一个叫花岩溪的地方,向周边人打听,谁也都没听说过那是哪里。到了报到的日子,和一起分去的同学打了背包告别老母亲就出发了。
    在桥南老汽车站找到去花岩溪的班车,车子出了德山就没走条好路,在一路灰蒙蒙的气氛中,左摇右晃地被拉到目的地。下车后方向感也没了,两边都是长满大树的山,只留头顶那一线天是亮的,已近傍晚,黑呼呼地透着阴森气。    
    第二天开会,说是吃完中饭各自的校长会来接人,听说我们会分到三处——中心校、栖凤山和仙池。栖凤山应该是个美丽的地方,那里定有参天的大树,高梧招凤至嘛,至于仙池那肯定是有关谁偷窥仙女洗澡的事,我没牛郎之福气,怎么会遇到仙女呢?当时就想分到栖凤山去。到了下午有校长坐着手拖来接人,我被安排上他的车,一打听是去仙池的,心里多少有点失望。
    坐上手拖,沿着进山的路穿过花岩溪林场场部,在场部那里我见到了那棵大树,远远看着它就有点鹤立鸡群。
    穿过场部就进山了,手拖沿着“之”字型的山路艰难地往上爬,山里才下午三、四点样子天色就有点暗,看着旁边幽深的山谷心里就发憷,校长看我们紧张样子,就很轻松地介绍这里那里好看的景色,我们顺着他的指点四处张望,的确很是漂亮,心情渐渐地缓解了许多。在林岗顶上,校长指着旁边一条往上延伸的小道告诉我们,顺这个道走一点就是仙池山顶,上面有个水池就叫仙池,原来还有庙宇的,香火旺盛,现在庙也拆了。
    仙池学校就在一山坳里,到学校时已经暮色苍茫,一个满脸的慈祥老妇人出来张罗,校长介绍这是李妈,村里请来给我们和学生做饭的。
    李妈当年六十多了,身体硬朗,很健谈,吃完饭都不急着收拾,给我们泡一大碗茶,和我们说些山村里神神道道的故事,每次只要一提到仙池山,她就搁下碗兴奋地边说边比划:“仙池山上的庙比村部还高,庙里菩萨的脸都有吃饭的桌面还大,庙前的仙池池水真是神奇,天晴不干,下雨不满。”我在她绘声绘色地描述中想象仙池的样子。兴奋完了她又无不惋惜地说到:“池里的水那年躲日本佬,常德来个女的洗了不索利的东西,水就很少了,后来破四旧,庙也拆了。”听到这里我神情都已黯淡,估计那仙池也没多大看头,这里的人对我们说得头头是道的也只是他们的记忆。
    过了很多日子,总觉得仙池还是应该去看看的,那天回家时我们就没顺大路走,走了一条上仙池山的小路,小路很陡很难走。
    从小路爬上仙池山,山顶有一块大平地,平地中间有个水池,长约十丈,宽三丈许,深不到两米,池底的水不能没足,池边长着些许紫荆树。平地北面的山坡被当地人整成地垄,种着红薯之类的作物,池边地上还能见到好多破瓦片,证明曾经有过大屋,这样的景色说不上失望,倒有点觉得对不起这趟辛劳。
    面南而望却十分的震撼,最先看到的是平地边上那两棵李妈说的千年的桂树。右边一株枝繁叶茂,高十多米,粗有臂围,正是桂树花开时节,树冠都染成了淡黄色,香气十分浓郁。左边这棵却只一人多高,枝干遒劲,长得十分写意,叶子稀稀拉拉,疏淡的小花点缀枝干之上,同样也开花,那花要走近可以细数,只能证明这棵树还活着。
    两棵树经历同样的晨霜夕雨却长成两个极端的样子,一枯一荣,仿似走同样路的两个人最后的结局并不一样,同样是生命,无论荣枯都值得尊敬。
    站在桂树下远望就是条逶迤数十里的山谷,两边高山耸矗,山谷云烟迷离,站这里仿佛与天更近,看曾经仰望的大树如一棵小草,而自己在这天地之间又何不是草芥,天地一大吾一渺小!
    许久,同伴先醒过来,轻拍我的肩膀说道:“走吧!”我们相识无语,继续赶往回家的路。
    后来,花岩溪封山育林搞起旅游开发,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建设,现在有便捷的水泥路连通了城市和仙池山,仙池寺得以重建,曾经灵验的香火在仙池山顶袅袅升起,只是李妈已经不在了。

常德人物

常德消费导航

综合新闻

区县风采

常德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