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写诗的滋味
发布时间:2016-07-12   来源:华声在线常德频道  作者:聂鹏

经常有人问我,为什么要写诗啊?我总是笑笑。

有时遇到问话真诚的人,我也会用别人的话回答一下,除了眼前生活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还有人说,你写了那么多的诗,发表过几首呢?

问这话的,往往也是号称的文人,碰到这样的人,我往往会在努力克制不到位的情况下,回一句:“我发表的诗,超过你写的文章的总和。想不想验证一下?!”

上高中的时候就开始发表诗。当兵时,发表过诗。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写小说和散文,诗歌被搁浅。曾经伴着诗歌入眠的那个人,几乎与诗隔绝。

写文章的人都知道,文章是要有风骨的。而风骨系在哪里好呢?当然是杂文。大约有两年的时间,我写了300篇杂文,发表一半。还获过一个全国性的三等奖,省级的二等奖。小小的满足感,还是有的。

一次喝酒。我与一位老师级别的人说得投机,谈到官场,名利场,说到文学,老师没有说得太多,但我自那次后,慢慢开悟。

杂文是挑刺的,写出来的东西,总会有人不舒服。我写过一篇“人走茶凉当自省”的杂文,原是春暖花开的时候发到报社的,没想到,冬叶飘零的时候发出来的。正好,一位老领导退下来了,他原本不爱看报,肯定是好事者跟他说了。他马上就骂我,这小子,不地道,在位时我对他还行啊。没想到这么不义道?!我本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赖我阴。

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开始写诗。写诗好啊,不容易发表,就触犯不了别人。写诗之妙还在于,发表了又怎样,看不太明白啊。不明白了好,有人问我什么意思,我就笑,说,我也不明白。一个连自己写的文字都不明白的人,你跟他较什么真呢?

诗很空灵,也很虚无或者漂渺。其实,诗是有温度的。这些年,我写诗无数,一年当中,假如会写出几首能听到里面有音乐,能看到里面有意境,能感觉到里面有风雨雷电或者风花雪月在滚动的诗歌,自己该有多么喜悦。常常,一瞬间的灵感让我触痛平静的日子,接着一片一片的激情翻卷着向我涌来。静下来细忖:复杂的是空韵,而实韵才是内容。让复杂的心情变为单纯,让烦躁的心态变为平静,只有这样,慢慢地才会对生活有真实的体会。由此,旧日子、新生活便会在你面前友好地出现。你拥有了,也就富足了。

有爱的人是应该写诗的,同时它也会使你感情越来越丰满。几乎所有的诗人都盼望自己的诗能产生格言一样的句子。岂不知那得从心瓣上往下摘。有时候一夜夜都摘不下,心在奔驰手指却将键盘敲得粉碎。写诗,真是轻也不是,重也不是。写轻了,情就少了;写多了,就看不懂了。写诗的过程,需要一步步走进去,走进以后经过一条长廊,长廊的两侧尽是田野,山川,景色绵绵不绝,用心灵的眼睛去细看它吧,逐步地就走进了三维世界。

其实,每首诗都有属于自己的意义。或暧昧一番,走进三俩情人的怀里;或沉醉一番,走进葡萄酒的色彩里。而后一切都会缓缓退去,褪不去的是这个圣洁的领域。在人世间,无情人过得轻松,有情人过得苦。可是一个无情的人永远也不能写诗。好诗里面的情是波澜壮阔,巨浪滔天的,你只要走进就无法逃出。不说大情大爱,单说那些千丝万缕的细微东西也会把你缠绕,叫你无法抵挡。要把诗写到这种程度,是我心尖上的所求。假如有一天会写出那样的诗,我一定不弹键盘去弹钢琴。

我写过的东西,都是蘸着血液写成的。那里有我的体温和激情。

熟悉我的编辑们都知道,我基本上不投稿。也就是说,我写的诗,不图发表。我的微信圈,多时500多人,我隔一段时间,就要清理一次。他发的东西我不喜欢的,或者从来没有联系,再或者,我偶尔跟他打声招呼,都从来不理也不回的,我都会直接删掉,而不是拉黑。看看别人微信里,卖鞋卖包都是几百上千的点击,而我的诗,平均有20个人看,就算不错。我还在笑着坚持。

写诗的滋味,我用台湾的一桩见闻作结语:在台湾的一些寺庙前,搭着高高的戏台子,演员正在字正腔圆、一板一眼地认真演戏。而台下却没有一个观众。导游告诉我,那是来还愿的。多年前在庙里许下心愿,如今心愿达成了,他来请神看戏,那戏,是唱给神看的。


常德人物

常德消费导航

综合新闻

区县风采

常德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