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江山无恙慰忠魂 —— 临澧太浮山武装割据的前前后后及老区变迁
发布时间:2019-06-25   来源:常德融媒  作者:覃小平

  太浮山,横亘临澧西南部,主峰海拔604.5米,面积6.6万亩,西连慈利五雷山,南延临澧七姑山,地势险峻,自古为军事要塞和战略要地。土地革命时期,太浮山成为工农武装的英雄之山。

  5月下旬,记者一行沿着蜿蜒的盘山公路,绕行至太浮山顶峰,举目四望,群山连绵,崇山峻岭之中古木参天。当年的军民把这片广阔而神秘的林地作为武装斗争的大本营,不知经历了多少艰辛,付出了多少牺牲。他们借丛林隐兵屯粮,抗强敌守土卫乡,沉寂的大山承载着那些枪林弹雨的故事,参天的古木见证了那段烽火连天的岁月。

  1928年2月,贺龙、周逸群等一行赴湘西北开展工作,召集临澧西区栗山坡党支部部分党员开会,指示开展武装斗争,开辟革命根据地,点燃了太浮山武装割据之火。

  1928年2月28日,湘西特委组建中共二区区委,成立二区苏维埃政府,制定武装起义计划。二区区委和区苏维埃政府一方面恢复发展农民协会和妇女会等群众组织,一方面以崇秀寺附近的立龙寨为据点,组建游击大队,命名为第二游击大队。游击大队有固定队员96人,实行寓兵于农、劳武结合的方针,白天生产,晚上训练,平时务农,战时杀敌,成为一支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的农民武装,将临澧西区福田乡一带开辟成太浮山武装割据区的核心根据地。

  5月15日,游击大队与石门寺垭铺暴动队联合作战,夜袭夏家巷团防局,发动南乡起义,正式树起武装起义的旗帜,打响了太浮山武装割据的第一枪。

  1928年5月初,石门县组建起花薮区、蒙泉区两支游击队。同期,慈利广福桥亦组织起游击武装,桃源徐溶熙苏区游击队也由徐才益率领转移到太浮山坚持斗争,与二区游击大队彼此呼应,构成开辟太浮山武装割据的有利态势。

  1928年5月中旬,湘西特委以石门花薮区、蒙泉区的游击武装为基础,组建湘西工农革命军第四支队。5月下旬,第四支队将太浮山地区的游击武装整编成三路军,一路军由石门、临澧的游击武装组成,二路军由收编的磐石区团防队和常德县冯希廉领导的游击队合编,三路军由慈利县广福桥游击队改编,桃源县徐才益率领的游击队并入湘西特委直属赤卫大队,整编后的第四支队拥有900多人、600多支枪。一路军控制石门南乡和临澧西部地区,二路军控制太浮山东南地区,三路军控制慈利大棚、会同、云头山地区,湘西特委直属赤卫队驻守太浮山,形成以太浮山为中心的武装割据区。整个武装割据区东抵临澧县佘市桥,西至桃源县界溪河及慈利县老棚、五雷山,北接石门县城南20里的会垭山,南到常德县的盘龙桥、石板滩,纵横200余里。

  以太浮山为中心的武装割据斗争如火如荼,省城为之震惊。国民党湖南省清乡委员会将太浮山列为清剿重点。1928年5月下旬至7月上旬,国民党相继调动军队5000余人,会合常桃临石慈五县的团防武装数千人,对太浮山武装割据区四面合围,重兵进剿。太浮山地区军民奋起迎击,浴血奋战,6月上旬至7月上旬,连续取得4次反围剿的胜利。

  1928年7月中旬,太浮山反围剿斗争进入最艰难的阶段。由于国民党军队和地方武装重兵围剿,根据地军民频繁迎敌,急剧减员,加之内部出现叛军和叛徒,太浮山陷落敌手,根据地各路大军被迫突围。

  太浮山武装割据地失守后,敌人大肆搜捕共产党员、游击队员和革命群众,在临澧境内崇秀寺、立龙寨、周家峪、朱家峪、姚家桥、贺家祠等地杀害120多人,烧毁民房数百间。据统计,太浮山周围地区有近30户被杀绝,2000多间民房被烧毁。

  以太浮山为中心的武装割据斗争,直接牵制了国民党反动当局对革命军第四军的围剿,也有力地声援了湖南全省的革命斗争和湘赣革命根据地的开辟,为湘鄂西苏区和湘鄂川黔苏区壮大红军力量、保障军需供给、开展游击战争,作出了巨大贡献。

  2014年底,临澧县在太浮山建立了占地1400平方米的湘鄂西太浮山武装斗争纪念碑园,在石碑上雕刻了《太浮山武装斗争史》《苏区烈士名录》和《祭文》。他们镌石刻铭,愿革命先烈英灵不朽,期苏区精神永励后世,薪火相传。现在,碑园已被市、县两级列为红色传统教育基地,太浮山镇每年都利用党员春训和清明节、“七一”建党节等特殊节日,组织全镇1000余名党员和800余名中小学生分批到纪念碑园敬献花篮,重温入党誓词,缅怀先烈,教育党员和青少年不忘历史,传承红色基因。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太浮是一块英雄的土地,孕育着无限的发展生机,老区人民在缅怀先烈的同时,着力加快老区发展,用实实在在的业绩告慰安息在九泉之下的革命先烈。如今,太浮山已是省级风景名胜区,脱贫攻坚使一个个贫困家庭脱贫致富;8500亩烟叶、48000亩油茶、27000亩柑橘,正在形成富民强镇的支柱产业;兴修水利,硬化公路,街道提质,使山乡旧貌换新颜;“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更是给太浮山革命老区注入了强劲的发展动力,这里的山更青,水更绿,景更美,“大美太浮”颜值攀升,人们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感和获得感。

  正在变迁的不止是太浮!整个临澧革命老区都在发生日新月异的变化,一份“2018年数说临澧”的报告就足以令人信服。

  盘点2018年,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是一张临澧人民以大赶超、大作为的姿态书写的一份精彩答卷:这一年,他们突出争先创优,提升工作绩效;突出产业提升,壮大工业园区;突出扩容提质,提高县城首位度;突出攻坚克难,勇于担当作为;突出深化改革,破解发展瓶颈;突出改善民生,创造美好生活。全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79.2亿元,增长7.9%;实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8.76亿元,增长11%;城乡居民收入分别达到31713元、16711元,增长8%、9.15%。

  今后一个时期,临澧县将正确把握发展大势,坚定高质量赶超发展的目标,保持定力,担当作为,力争2021年冲刺“全省县域经济前三十强”。

  相关链接——

  革命老区临澧县曾涌现出早期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开国元勋林伯渠,参与火烧赵家楼的“五四”先锋俞劲,出任“一二·九”运动领袖的北京学联总会主席明仲祺,担任中国左翼作家联盟党团书记、担纲《北斗》主编的左翼作家丁玲等。20世纪20—30年代,临澧迎来革命高潮。不少共产党员回归桑梓宣传革命思想,领导革命运动,为民主解放浴血奋战,不怕牺牲,前赴后继,先后有570多名烈士英勇捐躯。(覃小平  王淑媛 王磊 刘定清)

常德人物

常德消费导航

综合新闻

区县风采

常德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