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莲花山上的“白玉兰”——近距离倾听常德市定点救治医院医护人员的故事
发布时间:2020-02-07   来源:新湖南  作者:周勇军 姜鸿丽 鲁融冰 李杰

莲花山上的“白玉兰”

——近距离倾听常德市定点救治医院医护人员的故事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周勇军

姜鸿丽 鲁融冰 李杰

2月7日,记者经过严格消毒,走进了常德第二人民医院。这座聚集了所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患者和疑似患者的定点救治医院,就在莲花山上。出于安全,医院只让记者在相邻的休闲区域,近距离倾听了医护人员讲述的故事。

“等打赢这场战‘疫’,我和爱人就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童丽,是常德一医院护理部副主任,她人如其名,既有童心,又长得靓丽。

(童丽生活照。)

从农历腊月二十八起,童丽就全身心投入到这场战“疫”。讲起这刻苦铭心的16天,童丽眼圈红了。“爱人尹明祥,是一医院的设施科长,俩女儿一个读高一,一个上幼儿园。这场战疫,老公抽调到常德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负责调配医疗物资,一天到晚忙的连轴转。我又派到定点医院工作,俩孩子只好托付给父母照料。1月27日,奔赴定点医院的那天,俩女儿一个抱着,一个扯着我,硬不让我去,哭得撕心裂肺。父母边安慰鼓励我,边转过身抹泪。”

沉默片刻,童丽的语气透着坚定:“2003年,刚当护士,我就投入了抗击非典战役,有护理经验。现在,作为护理部副主任,到抗疫最前沿去,责无旁贷。我到定点医院后,主要是负责重症患者这一块的护理指导,更是一名普通的护士。”

为了缓解下釆访气氛,我们把话题转向她的家庭。“我们一家很温馨幸福,所以俩女儿随父随母姓,大的叫尹彤歆,小的叫童影歆。唯独不足的是老公是个工作狂,不懂浪漫。不过他在微信承诺,等我回家,定会送一大束玫瑰。我也决定,回家后就和老公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当我们问起在隔离病区工作,最艰辛的是什么时,童丽毫不犹豫地说:“夜晚睡不着,每天要靠安定入眠,除考虑工作外,主要是牵挂家人。”

(童丽和同事在ICU护理患者。)

“我负责护理指导,还不算太辛苦,与其他护理人员相比,她们太难了。”紧接着,童丽噙着泪水讲了两件事。

张雪琴,研究生毕业,从一医院选派到定点医院隔离病区,重症监护室工作至今。她每天工作量至少8小时,有时通宵。前两天,由于上班超时,憋尿时间长,出现了血尿。如不及时处置,就会发生肾衰竭,导致尿毒症,后果不敢设想。然而,张雪琴却没当回事,情况稍好转,她又义无返顾地回到了“战场”。

秦运俭,是一医院有着18年经历的重症监护室护士长。她今年已退休,但秦运俭毅然加入到救治团队。2月3日,是她53岁生日。同事出于对秦运俭的敬重和感动,动手制作了一个由8个小泡芙、数块水果和酸奶组成的蛋糕。当晚10点多钟,秦运俭才回到定点宿舍。当她看到这个简陋、饱含着情谊的礼物时,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感动,泪水夺眶而出。

“等我回到家里,一定要好好陪陪女儿”

忙碌了半个多月,个头娇小的肖蓉略显疲惫,声音沙哑。今年35岁的她是擅长治疗感染,从腊月二十八开始,她就在发热门诊忙碌。没两天,常德市第二人民医院开设感染一病区,她是负责人,也是第一位走进隔离病区的医生。

(肖蓉一家人生活照。)

在隔离病区,肖蓉要全副武装,戴上口罩和护目镜,穿好手术衣、隔离衣,再穿上防护服,每次起码要20多分钟。护目镜起雾影响视线,肖蓉在上面涂上牙膏防雾;买不到防护面屏,肖蓉戴上同事们用塑料文件夹自制的简易面屏。为了节省防护服,肖蓉不敢喝水,在隔离病房一呆就是4个小时,最长时达6个小时。“摘下护目镜和口罩时,额头压出了深深的几道印痕,两只耳朵的边缘磨破了皮。”肖蓉告诉记者,吃这点苦不算什么,只要能治好病人,什么都值得。

肖蓉负责诊治的一病区患者,虽说都是轻症,却要时刻观察呼吸、测量体温、检查各项指标,一刻都不敢松懈。特别是患者刚住进来,既恐惧又孤独,心理疏导与关怀就显得尤为重要。前几天,一名中年男性确诊患者每天休息不好,情绪焦虑,晚上整夜睡不着觉,细心的肖蓉察觉后,陪他聊天,给他分析病情,舒缓他的情绪,还给他拿来牛奶,辅助入睡。这让患者颇为感动,渐渐放下抵触情绪,说:“谢谢你肖医生,我一定配合治疗,争取早日痊愈出院,和家人团圆。”

(肖蓉在隔离病房护理患者。)

除了诊治病人,肖蓉还调度安排全院患者,特别认真负责。同事何静钦佩地说:“每次接收患者,肖医生都要对上五六遍,入院治疗后,每天早中晚3个时段,还要对上几遍,生怕张冠李戴,耽误救治。”就这样,以前常常睡不着觉的肖蓉,因为过于劳累,回到医生集中居住的宿舍,常常倒头就睡。

进入隔离病区最难熬的就是对家人的思念。为了避免交叉感染,肖蓉至今没有过回家。丈夫向爱生同在医院肿瘤科工作,也只能趁送东西时,透过车窗,远远地望着隔离病区。

没有时间照顾8岁的女儿,肖蓉把她送到乡下,一直都不敢视频。谈到女儿,肖蓉再也抑制不住情绪,抽泣着说:“我最想念的就是女儿,可是我又怕见到她,怕她问妈妈什么时候回来,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我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等我回到家里,一定好好陪陪女儿。”

“等闲若得东风顾,不负春光不负卿”

周蓉,是常德第二人民医院骨科的一名护士。由于当班,她无法出来接受釆访。记者就从二医院负责宣传的张梦婷,护士何静和李丽君分别的描述中,感受到了这朵“玉兰花”散发的芬芳。

首先是从张梦婷的手机里,周蓉的一张被汗水浸泡过的双手发白、发涨、脱皮的图片,令人揪心。从她们流着眼泪的述说中,记者的采访本也被泪水打湿。

“她是我见过最孝顺的女儿、父母最贴心的棉袄。2019年1月,她父亲中风导致颅内出血,从此瘫痪在床。而她母亲身体也抱恙,前不久也因病住进医院。从此,她和姐姐轮流照顾着双亲,占据了她的业余生活。为更方便照料父亲,她干脆就在父亲床边支了个小铺,每隔一小时就起来给她父亲吸痰,翻身……一年多来,周蓉未睡过一个整觉。为了一家人的团聚,她付出的太多、太多,甚至青春。”说到这里,张梦婷哽咽地说不下去。

(临行前,周蓉向父亲告别。)

“选择了护理,就选择了奉献!周蓉就是这样的姑娘。”何静接着讲述道:“连续多年被评为优秀护士的周蓉,在院里是个人见人爱的好护士。我们医院成为防控定点救治医院后,有的姐妹由于身体原因不能上前线,护理人员严重不足。按理说,她不报名,大家都会理解。但她义无返顾,坚决要上一线。走的那天,她内疚地和家人说了句,隔离病房的患者更需要我。她躺在床上的老父,此时老泪横流,虽说不出话,但眼里充满了鼓励的目光。”

“进入隔离病区到今天,整整16天了。周蓉的职责是对患者的生活和治疗护理,每天工作量至少8小时。期间,她克服了一个女性难以想象的困难,尤其是过去一双纤细的手,由于长时间带特护手套,被汗水浸泡的不忍直视,太心疼了。”说这番话的是周蓉同一科室护士,也是有着同一爱好古典文学的“闺蜜”李丽君。

(周蓉在隔离病区工作照。)

李丽君告诉记者,她昨天收到了周蓉的一条微信。上面写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生命可以孤独的活下去,爱心定会温暖脆弱的生命,驱走病魔;我们只是岁月沉淀的一片绿叶,只要自已的付出,给这个世界多一点绿色,多一点氧气,就无怨无悔。至于对双亲的愧疚,我会加倍弥补,到山花灿漫时,我定然不负春光不负卿。

莲花山上,柳枝开始吐芽,腊梅已经泛红。虽然象征着医护工作者的白玉兰,还没有绽放,但它的芬芳早己散发在了患者心里。


常德人物

常德消费导航

综合新闻

区县风采

常德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