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抢在凌晨拓宽“生命道” ——直击津市毛里湖保卫战
发布时间:2020-07-14   来源:新湖南  作者:周勇军 姜鸿丽 肖洋桂 凌鑫 卓萌 全红飞

抢在凌晨拓宽“生命道”

——直击津市毛里湖保卫战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周勇军 姜鸿丽 肖洋桂 见习记者 凌鑫 卓萌 通讯员 全红飞

7月12日,乌云翻滚,雨水绵绵。这一天,记者沿着津市毛里湖21公里的堤段,艰难行驶。只见浩瀚的湖面,被浓浓的水雾笼罩,汹涌的波浪不断拍打着新筑的子堤;风雨中,一面面党旗迎风招展,一件件红马甲格外耀眼;坚守在大堤上的干群,坚定的目光里,透着一股英雄气。

断然决策,破路行洪

毛里湖,是我省第二大淡水湖。这个平常水域6万亩的湖泊,由于持续强降水,陡增到10万亩,导致水位超警戒1.01米,离历史最高水位仅差0.37米,很多低洼地带开始溢水。让人们悬着一颗心是,如不紧急行洪,将危及到周边6万多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和6万亩即将丰收的良田。

(昼夜施工,拓宽行洪通道。)

7月10日晚,津市市防汛抗旱指挥部里,气氛凝重。经过紧急会商,赶在下一轮暴雨前,拓宽行洪通道,缓解毛里湖压力,才能彻底端掉顶在人们头上的“一盆油”。正如津市一位负责人所说,拓宽了这条道,就确保了老百姓的生命通道。

连夜,津市防指拿出了实施方案。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毛里湖电排站原有4台排涝机埠,排水量每秒50立方米。然而,受省道224的影响,排水涵洞仅3米高、2.5米宽,排水量每秒仅有12.5立方米。

记者了解到,省道224毛里湖镇路段从7月11日起已实施交通管制,过往车辆全部绕道而行。12日晚7时,记者进入省道224大山社区开山口处的施工现场,只见工地灯火通明,7台大型挖掘机、3台吊车和100余名施工人员正在紧张施工,挖出的大量泥土被一辆接一辆的渣土车运走。

据施工方负责人介绍:“这两天,我们日夜连轴转,采取两班倒形式,人停机不停,7万立方米的施工土方,现在已完成3万立方米。今夜凌晨,60米宽的行洪通道将全线贯通,电排站4台机埠满负荷运行,排入澧水的湖水将增大4倍流量,毛里湖的危机即可缓解。”

文明实践,生动展现

津市是全国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建设试点县(市)。在这场抗击洪水毛里湖保卫战中,可以说他们的文明实践,得到了生动展现。

在毛里湖保卫战中,无论是处险还是抢险,无论是老人还是妇孺,最耀眼的还是他们身上穿的那件红马甲。

12日早晨7时许,毛里湖镇七星村4组和5组堤段先后出现散浸和翻沙鼓水险情,如不及时排除,后果不堪设想。

(守堤群众,就着风雨吃盒饭,格外香s。)

村村响紧急通知不到半个小时,一个个身穿红马甲的村民手里拿着锄头、铁锹等工具,迅速向险地集结;一辆辆三轮车、农用车满载着砂卵石运抵现场。

在抢险的人群中,有白发苍苍的老人,还有才出考场的学生。他们顶着风雨,挥汗如雨,一门心思地就是想保住自己的家园。

居住在邻村的71岁的老党员侯正贵,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水利”。得知七星村出现险情后,不顾家人劝告,穿上一件红马甲,就往险地跑。


(红马甲在夜幕下格外耀眼。)


在他的指导下,开沟导滤、打围压浸。经过近3个小时的鏖战,这2处险情及时得到化解。回到家里,侯正贵浑身上下,全是泥水、雨水、汗水,无一处干丝。家人见状埋怨道,“你这么一把年纪,要悠着点。”然而他答道:“这个节骨眼上,我悠不住,至少对得起身上这件红马甲。”

谁都知道,排除险情关键是要找准浸水的点,这是最危险的事。然而,毛里湖镇七星村村民施大刚,还没等人们反应过来,他就一个猛子扎进了湖里找暗洞。几个来回,找准渗水口,他又将村民递过来的砂袋,一袋一袋实施填堵。就这样,一个近7旬的老人先后找到了4处暗洞,冒着被卷入漩涡的危险,填了20多个砂袋,往水里扎了50多个猛子。

(这位年近7旬老人,真了不起!)

老人爬上岸,披上红马甲时,似乎耗尽了全身的气力。不少在场的群众,都掉下了眼泪。缓过神来的施大刚,却风趣地说:“哭什么,你们不知道我这个与水打了一辈子交道的渔民,水鬼不敢收留我咧!”

生命至上,责任如山

“生命至上,责任如山”这8个字在这场毛里湖保卫战中,已深深融进各级党员干部的骨髓。

在这个镇采访,镇政协联络处主任曾楚汉感叹道:“这段时间,日夜忙着抗洪,累得真想睡一大觉。然而,看到镇党委书记袁超伦,双眼布满血丝,声音带着嘶哑,平均每天睡眠时间不超过3个小时,还坚守在一线大堤时,再也不敢有这个奢望。”

(当地干群正在打围压浸。)

进入防汛期以来,毛里湖镇、村的党员干部按照各自的责任段,指令到岗,他们日夜坚守在一线防洪大堤。哪里有险情,他们就出现在哪里;哪里最危险,他们就“钉”在哪里。

7月11日,七星村由于地势低洼,湖水很快超出了警戒水位,眼看就要漫堤。在这危机时刻,清泉村党总支书记沈文飞带领30多个青壮劳力,载着抢险物资,加入到了抢险队伍当中。饿了,就干啃方便面;渴了,就喝瓶矿泉水。硬是在险情点奋战了6个多小时,筑起了一条1米多高、800多米长的子堤,直到险情得到控制,他们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

在毛里湖镇采访,正好在湖堤上,遇到了津市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佘威威。这位长期在乡镇工作、做事风风火火的女部长,讲起毛里湖保卫战的故事,感情也有脆弱时。她除了讲述镇里的干部、村里的干部之外,还向我们讲了一个故事。

她在巡堤时,遇到了镇里一位年轻的女干部。这位女干部当时穿了一件白色裙子,虽然裙子上泥巴点点,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地对这位女干部的穿着进行了“批评”:“女孩子爱美,是天性,但要讲个场合。大家都在风里雨里水里拼命,你还穿个裙子,晃来晃去!”几句话下来,差点就让这位女干部掉了眼泪。

事后,佘威威才知道,这位穿裙子的女干部叫胡唯,是镇里的副镇长,刚从市直机关下到镇里任职的。这次之所以穿着裙子上堤,是因为由于汛期紧急,上堤半个月没有回家,换洗的衣服也没有干。

当地干群正在抢修子堤。

讲完这个故事,记者分明看到,佘威威的眼里,也噙满了泪花。

离开毛里湖镇时,夜色深沉,一阵阵忽大忽小的雨点打在挡风玻璃上。这雨,下得令人揪心。就在这个时候,记者的手机响了:行洪拓宽工程已近尾声,完工时间提前了1个半小时。

常德人物

常德消费导航

综合新闻

区县风采

常德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