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杂谈人生之吃喝嫖赌
发布时间:2011-07-24   来源:华声在线常德频道  作者:山人

    这几天身在医院侍侯病人,无暇之际,闲侃人生,病友们热烈参与,侃到天上地下,国内国外,富人穷人,官员百姓等无一不侃,好在有空,我便做一总结,便有此文!
    有老话曰:人生在世,吃喝嫖赌。这话有点颓废消极,正派人士都不会认可此言。几十年白驹过隙,再看看社会上的光怪陆离,才知这句老话如臭豆腐,闻起来臭,吃起来香。汝若不信,听吾慢慢道来。
    人生在世,吃喝嫖赌。此话有对有错,对中有错,错中有对,不能一概而论。如这 “吃喝”乃人生必需,不吃不喝那是庙里的菩萨。
   “吃”,从口,乞声。 “口”无需解释,所就有“胃口好”,“口粮”、“众口难调”等词语。“乞”,讨、要、求之意,有唐诗云: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可见农夫之苦,有口饭吃大不易。
    如今生活无忧,吃已不成问题, 可现在浪费惊人。据统计全国每年浪费的食物总量估计可养活2.5到3亿人,又闻“三公消费”中公款吃喝费用竟高达二千个亿,吃到如此规模,叹为观止。
    “喝”,不多讲了,俗话讲有钱喝酒,无钱喝水。可如今好酒都能卖到千元一瓶,一瓶老茅台酒卖到百万,到了这个水平,不知这等“金酒”何人喝得?有看官讲:人家是收藏家。但愿如此,不过白酒易挥发,几时成了空酒瓶,岂不“酒财两空。”
    “嫖”就不去讲了,有次撰文中偶尔提到这个“嫖”字,待文登出只见多了几个“X” ,据讲这“嫖”字也属敏感字。简而言之,反正没“票”不成“嫖”,自重吧。
    “赌”,也称赌博。中国最早有文字记载可追溯到3500年前,叫“六博”。赌场,在国外被称为“卡西诺”,据讲是根据中国闽南一带人一闲下来招呼赌博“开始了”而产生的,现在“卡西诺”己是国际赌场的通用名称。
    70年代以前,根本无赌博可言,敢情是打扑克牌,钻钻卓子,画画鸟龟,玩玩而已!当时新社会新气象,根本没有赌博一说,搞得“叉麻将”如搞地下工作,拉上窗帘,桌子铺上厚毯子,免得发出声响被人检举。到了文革“叉麻将”更是封建残余,上好的麻将牌都丢到垃圾桶或被破了四旧。
    现在今非昔比,“叉麻将”成了大众娱乐,老年活动室“糊”声不断,香港的麻将馆到了内地就叫棋牌室,俺住的小区里就有二家,每天高朋满座,生意火着呢。
     想想也好笑,老电影里西装革履,旗袍长裙,跳交谊舞、叉麻将的镜头嗲着呢!现今大约是返朴归真,公园里跳交谊舞阵势浩荡,穿着随便,更有着短裤背心者搂着舞伴满场转圈,汗酸气加上尘土飞扬,美感全无。
    再看看这棋牌室,噪声扰民,还闹出个几起人命官司,何苦呢?报载有温州富商组成的赌博团,驾着名车、坐着飞机来到上海豪赌。输赢以十万、百万元计,最多的一名富商仅一场便输了1700万元,这才是真正的“卡西偌”。
    其实炒股、玩古董、买彩票、炒房产直到叉麻将、推牌九等等,人生何处不在赌?所谓小赌怡情,大赌伤身,只怕赌红了眼成了赌命。
   何时正气涨,博风除,还人间一片清明,让社会风清气正,众生拭目以待。
   叶倩文在有首歌曲中唱道:“我拿青春赌明天,你用真情换此生,岁月不知人间多少的忧伤,何不潇洒走一回”。这大约就是“赌”的最高境界。又超千字,搁笔。

常德人物

常德消费导航

综合新闻

区县风采

常德论坛